象牙門之夢 14 正義組曲週 22/7/2012

絲絨之問.象牙門之夢 14   On Justice Dream of Gate of Ivory 14

 

With “The suite of Justice

正義組曲週

 

真是波瀾萬丈的一個星期。上周日深夜,我回給Jobson那封「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信後不久,Jobson回我一封改成「很美麗的謎—地下絲絨今何在?」的信。

就是這一封信讓我遁入沉思,而他的直接,讓我無處閃躲。他先是活力充沛地宣揚(!)搖滾讓他熱血,說︰

「讓我年輕,讓我保持在30年如一日的心境…」

然後,便直接猜我為何回台灣,其實他是故意問我小留學生的問題,看我回信否定卻又不說,乾脆自己先猜測起來—我又沒有要他猜。這是他想確認的事。

信擱到週一早上,誰知道我在寫信的同時,他也在網路的另一端正寫著信給我!而我還是慢半拍,由他搶先寄來之後,我才在寫完的信末補充了無須補充的話。然後信便發出了。

一發出後,我就後悔了!我竟然跟他提自己很早就有天涯漂泊的感覺,還說「女人要的,不就是真愛嗎?」覺得說得太多,暴露了我的心意,而且,沒有讓謎保留謎的樣貌…與他的信件標題洽成了對比。

接著幾天回診看報告,加上幾乎要成肺炎的感冒惡化,為什麼我總在寄出重要的信件後就生起病來呢,4/28那次也是。

而在等待回音的時候,地下絲絨的音樂卻忽然又”跳針”了,老是播放第一首關於正義——la justice, les mensonges, la vérité,謊言、真相、事實、審判…的法語歌曲(注1),一再重覆回到最初,執意不肯向前…讓我感覺到有甚麼事情不太對勁,從週四到週五。

尤其周四晚再次發信給Jobson,跟他說一個了字都是報平安,卻直到今天早上收到他來信,我才知道,他這一個禮拜果然有事情纏身——而不是因為我信件內容而不回信。

只是今天這一封,發自JASON,件名寫著「社會義工」,是早上九點多寄來的。信的開頭仍然是寫著「親愛的Sumika…」,內容則是關於這週他出庭誠品刑事庭之後的感想。唉!可憐的Jobson—Jason!

誠品的官司如果照他這次的說法,也許要花上七、八年才可能搞定,天哪!七、八年耗在官司上,真是「凌遲」!也難怪他對社會新聞報導胡德夫與十四歲女孩的事件,要感慨他自己的受難程度,比不上那小女孩被摸一把!(注2)

回信時,我不知道應該叫哪一個名字才好,因為他信寫到最後也沒寫名(是因為Jason才是他常用的名字,所以不習慣留下Jobson的名字?或者Jason是新取的名字—為我而取?這又是個謎了),於是我乾脆只寫「親愛的」,問他以後該叫哪個名字才好…這些其實只是想緩和氣氛,希望他會覺得讀信是賞心悅目的事,而擺脫官司纏身的煩惱!

再回到日記,時間已過午夜,凌晨0h56,信箱沒有新的來信。我卻想起,在我上一本同樣圖案的日記最後一篇,就是以「地下絲絨」為題而寫,是第一次收到Jobson來信內容的感觸。這本也即將結束,整本有絕大部分都是與Jobson書信往來的記載。但想到這個Jobson—Jason以新的面貌來信時,寫他以這個官司讓誠品不敢再亂搞,還讓吳清友出庭好幾次,讓他不好受,有些自我解嘲,調侃的口吻說他「某些程度上,也是在做社會義工」。實在覺得,這樣的社會義工未免也做得太辛苦了!

當初我說地下絲絨不會是最後一個犧牲者,如果沒有讓誠品得到應有的制裁的話!可是深入了解官司訴訟的程序,才知道,原來時間永遠在大企業那一邊,小老百姓無論如何都難跟他們有錢有勢、有一切優勢的人打對手的!連他上一個官司,勝訴結束後,連對方一句道歉都沒得到,更別說恢復名譽和賠償了。

可以想見Jobson=Jason再聽他自選的組曲時,那些嘶吼狂嚎的重度搖滾,可以排解多少他的苦悶了!

別說他了,我忙著目前這工作時,總是聽絲絨的搖滾樂最對味!社會的不滿、沉鬱難解的現狀,沒有一個出口可以讓人吶喊,所以搖滾的存在是必然的,是必要的,否則這社會又要製造出多少病人和犯人了!

這一週的組曲the suite of week 29—我稱之為The suite of Justice,正義組曲,是他特地為了這週出庭刑事庭而播放的嗎?其中還以法語口白的那首歌曲為組曲之首,是他以前就播放過的組曲?還是新編組曲呢?問這些音樂的問題,會不會讓他因此開心些?

 

 

 

精選1

Live With Me by Massive Attack (2006) was selected by Jobson as the second track in the “Suite of Justice—Endormir les hommes” .

 

注1 指的第一首歌即是ARCA樂團所唱的Endormir les hommes(讓人沉睡)。

注2 2012年7月胡德夫涉及在汐止的游泳池對未成年十四歲少女襲胸性騷擾事件,後來以證據不足以確認強制猥褻,僅以性騷擾不起訴,雙方和解了結。針對社會對性騷事件關注度較高,法院快速處理,對照地下絲絨公司與誠品官司卻耗費漫長時日纏訟,Jobson興嘆不公平。但他來信談及認為未成年少女被摸一把沒甚麼了不起,言詞間流露出對女性不尊重的態度。兩起不同的傷害事件之間不該如此比較,對於遭受性騷擾少女來說,也不公平。

 

9 Replies to “象牙門之夢 14 正義組曲週 22/7/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