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7封信) 14/07/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b5L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J的第34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7月14日 上午11:09

J的第35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7月14日 上午11:20

J的第36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7月14日 上午12:47

* * *  * * *

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 S的第47封信) 2012年7月14日 下午12:27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嗯,我有多久沒到海邊了?更別說海洋祭了,我從來沒去過呢。

以前,回台的時間都不長,而且也不一定碰上盛會。

今天是法國國慶日,還是會想念起巴黎的塞納河和煙火–

煙火奢華,但總是迷人浪漫,如果又是在水岸邊的話。

我也總是想起齊豫唱的 「九月的高跟鞋」…

" 走過了一長串的從前,好像看了一場 一場的煙火表演,炫麗迷亂,耀眼短暫.."

 

以前我住巴黎時,離協和廣場很近,(那時運氣好,台灣朋友要搬家,房租不是太貴,是典型的老公寓,像電影裡看到的那樣,沒有電梯,而是窄窄的通道盡頭的木頭樓梯,盤旋而上。那時剛從外省搬到巴黎,就碰上國慶日,到處是世界各地來的人,人山人海,就是少了巴黎人,因為巴黎人都去渡假了。

巴黎是充滿音樂的城市,街頭地鐵,到處可以近距離接觸各種音樂表演,與東京不同。

 

我剛寫這信,一個國中同學來找我,聊了一下。

現在再回這裡,才想跟你說,我昨天在網路上讀到一篇談「地下社會」的文章(刊在中時),談起音樂等等創作環境以及政府的做法(不作為),現在你又告訴我,跟文化局連絡的事,我想這是一個契機,至少,以另一種心情來看絲絨。

至於文化局會不會打電話給你?

反正你可以先擬一些構想,也無妨期待佳音!不是嗎?

你信的內容,讓我想起我還沒寄出的詩…。

而我,更期待你變魔術給我看,你的小說…(你千萬別以為我是多麼不愛讀小說的人啊。)

我去看瑞典片時,開場前播放的音樂很棒,我問了電影節工作人員,他們查了一下說是出自今天會放映的

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 

昨天我竟能想起,而哼出一段接近反覆的旋律,為了這段音樂(注1),我就想,今晚要不要去看呢?

先寫到這裡。

 

綠滿夏窗前,書卻讀得少了的

sumika

* * *  * * *

 

精選1

Not Unlike The Waves by Agalloch(from album Ashes Against The Grain)。

〈不像海浪〉這首歌出自美國極優的前衛搖滾樂團Agalloch推出的Ashes Against The Grain專輯。被Jobson選入Sumika編號第六支絲絨組曲《纏綿繞指柔組曲—It’s fine to be here》。電吉他、金屬風、後搖與新古典和民謠等風格多元融合Agalloch,受Katatonia Ulver等樂團影響。

 

注1 信中提到的電影《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A One-way to Antibes),影片插曲音樂是Too late to wait

 

6 Replies to “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7封信) 14/07/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