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8-50封信) 15/07/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8封信) 2012年7月15日 上午12:08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我沒去看今天中午信裡跟你提的那部電影,所以,換你跟我說電影吧。

你的兩封信真讓我訝異,一是你的信箱名字,ffffffff  — 竟然沒意義?還真是有趣的誤解!

可是照理說,那應該是你設定的才對呀,用來呈現給別人看的符號,除非當初不是你自己填的?否則跟奇摩有什麼關係?我看過有人選一堆星星、花朵加字母,也是很長的組合,有點像是為信箱設計的LOGO、招牌。

全世界那麼多人用電子信箱,現在再想選個獨一無二的名字或文句,真的很難哦。

然後呢,最驚訝的是,想不到你跟我一樣,也沒電視。

兩年前我從日本搬回來時,想要過簡單的生活,就一直沒有裝電視。(不過,我還有收音機)

以前既然從網路看台灣、法國的節目,又以新聞( 例如公視)為主,一個禮拜只看幾次30分到一小時的即時新聞,一兩個專題深入探討,再加報紙,這就夠了。其他的時間去看書、做別的事,不是更好?

我又不喜歡那種話劇型誇張播報方式,各台幾乎大同小異,這種噪音好笑,但不想忍受。加上那些橫豎的跑馬燈畫面,眼花撩亂…大家都被動接受了,偶爾為之可以,但365天都如此,一天24小時是常態, 更何況,我想看影片沒多少好片子,影集也是。我也不看連續劇,談話性節目太多,立場鮮明,很難靜下心來論事,缺乏建設性,造成人心浮動,不要也罷。

你以前信裡問過我電視節目的問題,我當時原想回答你,我根本沒電視…

當然缺點就是,跟流行有些隔閡,不過你跟得上最夯的用詞,不像我,和台灣隔絕太久了,也無法即時彌補,例子很多很多。

在法國念書時,一位旅居法國多年台灣人說,看電視不如聽收音機,因為,聽廣播是比較接近閱讀的方式。想想我自己喜歡聽電台,就聽從建議。

網路上有幾個我常看的法文或日文新聞性電視節目,當然,都有完整乾淨的畫面,可是我現在依然更常開網路電台,訓練聽力( 卻常像耳邊風一樣!!  ),有時只是為了聽歌曲。不瞞你說,在我開始聽地下絲絨的音樂之後,它們的時間都被擠掉大半了!

我有時想,人該為什麼而過日子?過到本末倒置,賠了身體健康和性命,很不值得的。

你覺得我是閒情逸致,我的生活其實受限很多呢。能選擇時,我會希望讓生活多充實些其他的事,能保有好奇心和感受力吧。再說,我也想多和你聊些愉快的事嘛!

總之,我也是自由之身。

Sumika

* * *  * * *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b5L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J的第37封信   2012年7月15日 上午12:06  收件人:S

* * *  * * *

 

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9封信)  2012年7月15日 上午12:28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我剛寫完上一封回你電視話題的信,寄出前 ( 收到沒?? ),你就連錯字檢查都不檢查,趕在我之前發來快信了。

我很多信裡問你問題,你都很少回答,為什麼我就得滿足你的好奇心?

我在台灣出生長大,哪是你妒嫉的小留學生!

雖然我住在國外前後加起來的時間,比住台北的時間長,但以後就不一定了。

 

你真的想知道我回台的原因?那你要不要先說,當初為什麼會開地下絲絨?

Sumika

* * *  * * *

 

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50封信)2012年7月15日 下午11:01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今天,這週的組曲又將結束了…。

只有我一人獨享組曲的此刻,不知道你在哪裡?或者你正忙著?

 

這週組曲是我聽到目前唯一沒有女聲的組曲。

反而是幾首曲子的男子歌聲,卻都顯得細緻、陰柔。樂曲編排也傾向如此。我算是說對了嗎?

 

你每週的組曲都是早已排定的?

如果問你,上週和兩週前播放的組曲,你會明白我是在說哪些曲子囉?

像上週我稱為浪子組曲裡,末尾的幾首歌裡有一首,是稍微低啞的女歌手所唱,我曾經很熟悉她的聲音呀,可是我竟怎麼也想不起來她的名字了。而這週有好幾首我都很喜歡,你知道是哪幾首?

每次重新聽一組時,我都想到:共構存有。  (這四個字,是幾年前台灣流行的詞,對吧?)

說與音樂共構存有,是因為在新的一週,組曲對我而言是全新的經驗,同樣地,每週全新的生活,往往就從這些序曲中開始。

聆聽組曲,常常跟我生活 — 工作、思考形成平行並進的事,結合構成一個特殊的記憶。所以我對組曲有怎樣的領略,就跟日常或非日常的事件息息相關。

這本來就是一般人聽音樂的普遍經驗過程,可是原本未知的七天,在一週之末總結回顧 –進度或程度–就不免會與旋律互為參照,而有特別的感觸。而更耐人尋味的,還是從裡面體會前後曲子「編選」構成的妙意境界。而那些「之間」就是風景,就是你想要賦予人去想像的人生圖像吧。

上週和之前都寫了些感觸,可是若沒有一兩首可以讓我完整地回到當時的情境裡,那些文字就顯得有些散漫,而且,更體會什麼叫詞窮了。

我不好意思一再地問你曲子,就怕你感覺很煩…。

 

我今天在想,我似乎不曾說過住在歐洲很多年,為什麼你會聯想小留學生呢?

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我說過,你猜錯了呀。

當小留學生,曾是你的夢想?

假如小學四年級時你就這麼夢想或羨慕過,那麼,我可以說,即使到了高中時,我還想都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出國念書。

你下週就要換新信箱?所以,ffffffffff 鋼琴鍵即將消失在我眼前 / lost in internet 了?

sumika

* * *  * * *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b5L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J的第38封信   2012年7月15日 下午11:43  收件人:S

* * *  * * *

精選1

Living In a Lie by Guano Apes (from Album ”Don’t Give Names”)

Notes: In the letter Jobson send Sumika the link of Living In a Lie, a song selected by Jobson in his VU Suite (played on the 27th week in 2012). Sumika Named it as “Suite of The Prodigal Son—(How many times) Could the Prodigal say the truth again”. This Suite is also an early VU Suite created by Jobson for broadcasting in his restaurant-Pub VU Live House Taipei.

 

注: Sumika信中提問前一週播出的《浪子組曲》的女歌手,Jobson在當天回信時便告知珍藏的樂團團名Guano Apes和曲子Living In a Lie的連結。

這支屬於早期編選播放於台北地下絲絨搖滾餐廳的絲絨組曲,於2013年起Jobson增加曲目,成為加長的擴大版《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Guano Apes為德國搖滾樂團,成立於1994年,主唱是同年加入的女歌手Sandra Nasić。Living In a Lie(活在謊言中)出自2000年專輯”Don’t Give Names”(《別取名字》)。

廣告

3 Replies to “你是小留學生–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8-50封信) 15/07/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