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4-46封信) 12/07/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4封信)  2012年7月12日 下午12:25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我已經很習慣,打開信箱看到你發來信件時顯現的一排像鋼琴鍵的名字了。

只要把小老鼠後面換成 gmail 的信箱就好了呀,前面還是依你原訂英文字母和數字登記,不是嗎?

難不成有人搶先註冊了一模一樣的名字了?

你想要改成什麼好名?(像改頭換面、重新做人的心態嗎?哈!)

一直想問你,你名字那一長排 f 和數字的排列組合,是什麼暗號?可以給個提示嗎?

你說只要回我最後一封,我就會明白你收到幾封信,這邏輯不通啦,懂嗎?

可口的咖啡,我還沒品嘗。不能跟你分享,可惜呢!

 

我好幾年不在台灣,不清楚台中pub…等等的事件,只是覺得,從我們的國際機場,就看出整個大環境的蕭條了。

剛又看到你發來的勞騷,大熱天,別氣壞了,又不是現在才看清的,對不?

我也想弄個組曲給你呢。等有空再說。

Sumika

* * *  * * *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b5L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J的第33封信  2012年7月12日 下午10:16  收件人:S

* * *  * * *

 

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5封信) 2012年7月13日 上午2:31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今天中午你發信來時,我正在寫並且隨後寄給你的信(copy 在信末),你沒收到?

看來是我投球技術太差,而讓你接不到球呢?還是因為我是路癡,連信件都跟著迷路了?

這讓我不得不想到一部3分鐘極短影片得獎作 Atlantic,  跟信件有關。

 

網路有人針對內容說,他們應該買台電腦,如果發email就沒事啦!

看了那些留言,不禁想到我那些信件的處境,只能苦笑。My poor letters!!

我相信你骨子裡有十足的歐洲精神,儘管未曾親臨,但那無妨你透過音樂去共鳴、感知並呼應那個世界,而且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不像有很多人,去國外說是鍍金,功利又急就章的,僅得表層而已,卻可以天花亂墜。

其實,我也喜歡接觸看起來不能一下子理解的事物,只是,不像你那麼資質聰穎吧。從小(我生命的改變,是從小學三年級開始的)對抽象事物,我理解得比具體的東西更敏銳,所以在語言方面也有這個傾向(有時這是很糟糕的事!)。

好幾個月前,有一天我忽然想到 Emir Kusturica 的 Underground ,很想再看一次,上網查,果然有完整的影片,我高興地回味這部長達兩小時多、又無任何字幕的斯拉夫片!

這樣專注於從影像  ( 當然,Kusturica 的電影裡,音樂也非常重要 ),用所有感官去理解影片所要傳達的意義,讓我勾起記憶,以前看很多老電影的經驗  —多半是在無字幕,法、日文又都一知半解的情況下看,那種霧裡看花的全方位觀影經驗,很特別。

電影不就是該回到這樣嗎?像默片,從螢幕所呈現的接收,少了透過文字太直接的敘述劇情故事鋪陳,讓心靈直接面對純粹而真正的電影語言。

想想多年前我在巴黎看過的某部義大利或西班牙電影,影像帶給我的感動震撼,留下的餘韻,有些都還比去年看的好電影更深刻。

法國的電影和戲院氣氛令我懷念,到現在我仍然喜歡小戲院,也受這影響,像東京的 Eurospace 和 台北光點,螢幕都不大,座位也不多,可是小而精致溫馨,而且你知道,去看多半是電影迷,不是為了打發時間而來。

就算是以畫質高、音響佳而且超大螢幕播放的,可是爛片就是爛片,會因為這樣的條件而買到我的感動嗎?  NO.

前陣子我去3C 店,看到特價賣DVD,竟有好幾部荷索的影片,一口氣買了幾張(到現在還沒時間看)。他的電影或紀錄片都很特別。

以前雖然看過的不多,但我都喜歡,因為裡面有不少人性與極限的東西,可以讓人日後去咀嚼、思索。

前天我去醫院之後,有些時間,剛好可以趕上我想看的台北電影節影片「底層人生」,看完這部描寫社會底層生活的1968年(?)的瑞典片,真是太經典了,有觀眾忍不住鼓掌起來。

音樂或電影、文學也好,現在忙碌的人不會給自己太多時間去深入體會那些創作。不是粗糙地感受,就是無感覺—其實與漠不關心是表裡一體,像你說的,除非重口味的(像蘋果報那樣),否則引不起人們興趣。

像我們還寫這麼多,很多人早就沒耐心看字多的東西了。

越來越視覺化的閱讀習慣,對人們領略音樂,有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或障礙呢?

美國有傲人的電影工業,既餵養廣大這類娛樂需求的觀眾,也受他們的支持,但文化上,我是歐陸派的,敘事手法和文化的細膩度、表現方式都較吸引我。不過  Underground 也是異數

我們還是沒辦法一方發球後,另一方順利接球,再發球?

那麼,我等一下將中午那封轉寄給你 ( 因為這封丟失的機率可能是 100 %啊 )!

再賭吧 !  who’s afraid of internet?

sumika

(我打字變慢了,竟已過兩點…寫這麼多,你沒時間看吧。)

* * *  * * *

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6封信) 2012年7月13日 上午2:54  收件人:J

 

Dear Jobson,

我剛才回了一封長信,並附上中午的信件(和以下轉寄內容一樣)。

You are not alone, of course!

我沒有幫你打廣告,要相信你自己!

sumika

* * *  * * *

精選1

注:

電影鬼才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 獲坎城影展金棕梠獎的《地下社會》(Underground影片,音樂〈地下探戈〉分享︰Underground Tango – Goran Bregović, Emir Kusturica

底層生活(Raven’s End1963年的瑞典電影傑作,導演Bo Widerberg。這部描述二戰前1936年法西斯崛起時代,底層階級生活的困頓,年輕人立志成為小說家的電影傑作,被英格瑪柏格曼選為唯二的瑞典經典電影之一。

 

 

 

廣告

One Reply to “晚安–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44-46封信) 12/07/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