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難不折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8-39封信) 4, 7/07/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b5L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J的第26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7月4日 下午7:49

* * *  * * *

依然迢迢路—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8封信) 2012年7月5日 上午3:13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終於等到你的回音了!

看來,我們還是有默契的,當時我正在寫信你,沒注意到你同時就寄來了。

那封,索性就不寄給你了。

這麼長一段時間沒有你消息,所以掛念擔心你,也想跟你說近況。

公司過戶?簽約?看來還真是些大事,希望你這一切都順順利利。

讀你幾封信,我不時想到你之前經歷的心境,很想對你說些什麼,也許…我也豎起大拇指,學李國修說:好!

之前其實已寫了回應你這件官司的信,因為忙,就擱下,明天,我把那封也寄給你。

我還是不厭其煩地分開寄,反正算不準幸運的或然率,賭,就是了。

你收到了,就當是(我)中了小樂透吧。

其他幾封,也都還放在草稿匣裡,若不是數位信箱,要發霉了。

在這之前,要再聽你報來每一件好消息!!

 

還有,我們不是要在絲絨相見歡嗎?不死鳥,會有多老?

Sumika

 

* * *  * * *

萬難不折 —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9封信)  2012年7月7日 上午12:48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在等你的好消息呢!

包括前天回你的信,你收到幾封?(要記得回答我!)

信件和弄信箱的事,還是其次,最希望你工作、生活都如意。

想到你終於熬過了六年…

六年,說來是很長的歲月。

雖然一路走來,現在你可以讓一切雲淡風清,但不論是前幾年的艱困漫長,或現在的心境,想必都須有極大的耐心才能辦得到。

而你還面臨兩次的考驗,那得有超乎常人的毅力,和你說的修養。

一個六年,兩回,就十二年…

 

以前阮玲玉說過的話,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人言可畏。

我也是屬於那種臉皮很薄的人,即使自己行事坦蕩蕩,如果真的被小人誣陷,心理上會承受不了。若再被自己信任的人冤枉,說不定會抑鬱終日。

可是,「萬難不折」的信念很重要,一定要撐到最後才行。

幸好你遇到認真的法官,或許這也讓你在長期奮戰時,能朝正面思考,又有告人和被告這兩種角色的經驗,對不同立場的感受,應是格外深刻的。

直到前陣子我才知道,台灣的司法改革已推動十幾年了。

一群人努力的成果之一就是– 現在法務部認真在思考 「無罪確認判決之事後檢討機制」。

聽說以後會將每年獲判無罪的案例拿出來,檢討起訴和相關程序是否有什麼瑕疵。 這樣,也才不會教人們白白受那麼多折磨!

 

誠品的案件,怎麼說「萬一」贏呢?無論如何都要贏啊!

我其實也贊同你說的,對誠品採取的做法。

只是你還必須長期作戰,和另一個六年的耐力考驗…。

而能經得起別人經不起的磨難,那表示,你是特別的人啊。

 

關於人生,我想,雖然有時就是不得不,但如果以滄桑換來自由 —

不論是別無選擇,或者是出自己願的,能夠終於爭取到渴望的自由,畢竟還是欣慰的事。

我回頭看自己的人生,覺得,其實沒有什麼能真正歸零,當作不算的那一部分。過往的人生經歷,都是養分,都是為了現在和更好的生命而給予我們的。

如果不這麼想,滄桑就永遠只是不堪回首的痛,生命也無法更圓熟自在了。

 

跟你說說前幾天的怪事吧。

聽你的音樂,整晚放,聽得太兇了,那天打開絲絨,筆電忽然喇叭失靈了。

試了很多次,後來其他的網站一試再試也都沒聲音,電腦測試也沒能找出原因,有些沮喪。

因為—

在寫企畫忙到右手肌腱炎又復發的時節,若沒有你的音樂陪伴,還真是度日如年!後來一切恢復正常,然後,晚上就收到你分享好消息的信。

其實我也跟你一樣,注意線上的人數,只有我一人時,有獨佔的快意,但多人與我同享時,還是很開心,就如我看到FB上為絲絨按讚的人數增加時,也為你高興一樣。

我寫下聽組曲有關的內容,也許可說給你聽。這都只是作為聽眾之一(am i one of them…)的我,所能回報給你,於萬分之一(so little of all…)

但信件內容,跟實際生活和心境的順序,其實都顛顛倒倒的,想問你的組曲音樂,又都隨時間一一過去…

只要想到這些又都到不了你眼裡,想與你對話,就感覺是,對不到話的獨白。

所以,「收到請回答!」   — that’s what the lady said.

sumika

(PS. 我這不愛賭博的人,倒感覺寫信像賭局了!)

* * *  * * *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b5L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a5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d5

J的第27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7月7日 上午7:41

J的第28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7月7日 上午8:55

J的第29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7月9日 上午4:20

J的第30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7月9日 上午9:44

 

精選1

Drown With Me by Porcupine Tree (Album )

 

Drown with me by Porcupine Tree (Album )

注: Porcupine Tree「刺蝟上樹樂團」2003年這首〈跟我一起沉溺〉被Jobson選為2012年7/2至7/8當週播放的絲絨組曲的第一首歌。這週節奏輕快和旋律流暢的組曲,被Sumika最初命名為《浪子組曲》,因聆聽組曲寫下詩一首(未完),取名為〈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因此,Sumika後來再將組曲加上副標題,成為《浪子組曲——浪子還能再說幾次真心話》,以便區分其他類似風格的浪子組曲。

 

 

 

5 Replies to “萬難不折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8-39封信) 4, 7/07/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