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路–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3-35封信) 16/06/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 * *  * * *

J的第23封信  2012616 上午2:05  收件人:S

* * *  * * *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3封信2012616 上午2:37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寫好了啊,但信老是寄丟,我哪敢寄萬一不小心寄到別人的信箱呢? 

像以下這封我寄了兩次呢,你都沒收到? 

你今天的信,等我睡一覺起來再回你了

Good night 

sumika  

* * *  * * *

  

S的第34封信 迢迢路地下絲絨今何在? 2012616 上午11:37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你收得到這封信嗎? 

我凌晨就收到你的來信了,我多麼想即時回應你的,可是,寄給你的那些信,它們都迷路到哪裡去了

是誰在捉弄我呢? 

今天凌晨那封忘了轉貼前封信,我等不及你的回音,現在將兩封信貼附於信末。 

只是,三封信,卻是三種截然不同的心情了,而你若幸運收得到,卻是一口氣看三種信件了

有什麼不同嗎? 

欸,想到這封信同樣未知的命運,醒來後,心情並沒有比較開朗 

跟你的對話,就必須走這樣的迢迢路,一再地、在網路的天空錯身而過嗎? 

 信裡我曾提到推斷誤寄的可能性,那幾封都是你深夜或一早發的信,

而在收到那幾封信件後我寄的信都寄丟,我回頭看你那些信件,

記載寄件人寫下的內容有兩種形式 

我原以為跟這個有關,可是現在再比較,又糊塗了,

因為你這兩種形式的來信後我的回覆,都有過成功寄出的記錄。

 

而我的gmail信一寄出,就出現信已成功寄出及「查看郵件」的項目可點選,

前天的兩封寄出時我看無此項出現,便覺得又怪怪的了。

可是我是否按照一般程序寄出的信,寄給別人的都沒問題,

是你的安全設定設定太高嗎?還是偏偏防堵我寄的信呢? 

或是你從另一個伺服器開,然後轉寄到雅虎信箱,以致於我寄到一個不是雅虎的信箱去? 

你有些信的寄信者的「簽署者」並未標出雅虎,能否請你回想,

我那幾封寄丟的信之前你所發信件的程序,與其它信件的,有什麼不同?

 

一個禮拜前我檢查了我通訊錄,發現你的email竟重覆兩個,可是我並沒印象登錄過兩次。

一個禮拜前刪了其一,你後來也順利收信,我本來還打算想告訴你,原因大概出在這裡,想不到現實又把這個推翻掉了。 

我也曾想,寄給你時同時寄到我另一個信箱,可是就算那個信箱收到信,也不保證也安全寄給你啊,不是嗎?

現在滿腦子都是問號 

我想要回應你的來信,現在卻一點心情都沒有…sorry

請告訴我怎麼做,才能把信安全地寄到你手上? Oh please…

這很折磨人 

sumika

 

Call  /  Onitsuka Chihiro  

 

* * *  * * *

J的第24封信 2012616 下午9:17  收件人:

* * *  * * *

 

 

迢迢路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5封信 ) 2012621日 上午11:45 收件人: 

 

親愛的 Jobson,  

關於信件寄丟的問題,不管是跟你的或我的信箱有關,我覺得最好查清楚,問題出在哪裡 —  萬一你也漏收了其他的信件呢,對不對?

當然,最好也不定期更換信箱密碼。 

今天搜尋了一下網路,看到一篇文章,摘錄一段於後,你有時間時看看,我已多年來不使用outlook outlook express收信,不過對你或許有些參考價值。 

摘錄的這篇算是谷歌愛用者寫的,和你使用的,算是死對頭嗎?所以問題出在這裡?我無解。 

幾篇文章的連結附在信後,僅供參考。 

雖然憑空消失在無底洞的不只是信件而已,但我盡力一探究竟,只能如此。

連被綁架的感覺都不喜歡了,真的被綁架,要想辦法還我自由之身。 

我不用FB,也是同樣的道理,不想當別人的偶像,也不想被歸為別人的粉絲。

對我來說,那樣的社交多半是很浮面。

(可能因為我比較像你在「搖滾的人文精神和社會角色」文章裡說的

「隱世獨行」的女俠吧,總是低調逆風而行的少數、永遠的反對派。

這樣的時節,特別讓人想念起屈原的人格身影 — 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看我,還是沒能好好回你之前的來信,這陣子我工作會較忙,不過,很希望你整理報告一切都順利。

這封是繼前天那封(附在此信末)之後發的又一封了,

這次改以轉寄的方式,看能否避得掉被封殺的命運?(到底是在跟誰鬥呢?)

而這樣空中看招、接招,你卻往往是那個戰場外一無所知的人 

lost in internet  — 比較適合當小說的題材吧  

 sumika 

Email 也會被電腦綁架  

 

 

 

* * *  * * *

 

 

精選1

infection by ONITSUKA Chihiro.

Notes: Sumika send Jobson Onitsuka’s song “Call" cause she was one of Sumika’s favorite Japanese songwriter and sing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