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詩 —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0封信) 8/06/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問詩 —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0封信)  2012年6月8日 下午11:02  收件人:J

 

親愛的 Jobson,

果然曲目換了幾次,逼你招了,不然,我還以為記憶真的有問題了。

第一次換我就感覺有異,可是,只能循著最初聽時整體的印象去回溯,像是要你望著空氣,問呼吸前後哪裡不一樣,有點難。

但我確定,變了 — 因為那時感覺,原來跟著摸黑走的隧道變短了,那後來被你一截,某些你聽不耐和不順的部分就減弱了,抽換曲子,其實氣勢就不太一樣。

原來那種渾濁的感覺,一路下去,抓狂的現實交逼,更強也說不定。

所以說,去年最初你編曲當時的直覺,也沒錯。

如果你在找一種秩序的話,而且又更清醒了,自然就看出一個脈絡來,可是此一時彼一時,都是一種呈現,你的作品。

所以跳到這一版本時,又考驗我的印象了…,還沒定下來的記憶,搶來搶去的,也是天人交戰。

但這組曲很多首我也很喜歡, 你說好幾首都很強勢,的確,我最初幾次聽時,感覺幾首一出現,就像是開場宣示,又像發誓重新做人、決心堅強。

然後幾曲後,可能是另一強度不同的摸索,或戰鼓頻催的煎熬,越陷越深 (我說的迷失在深淵或隧道感覺就是這樣),時而現出曙光…

可是就如最初幾次聽回到第一首時,我幾乎沒發覺那樣,如果是要呈現絕望沒有救贖、一墜不起,那麼,先前的版本反而是很成功的work

而這些,是不同於你版本的想像意境…( 而且, 我也不是每次聽都這固定不變的感覺)

我是俗人,早就忘了有參禪這一念。而且,我想你是要變魔術給我看的…

想獻給你的詩,我到時還是先寄英文的,好不好?

但不能急,這幾天我要先忙。

而你還要求我交作業?用唱的還是比較快吧,我可不是好學生,何況… 我們還真難同時亮牌啊!但誰叫你是絲絨主人呢?

可我這個人,越是要我依範例,我就越可能不按牌理出牌, Belladonna, 先前聽時就略寫了些,所以,我才不管你,反正生殺大權,操之在你。

你給的YOU TUBE上的音樂,像上週的,我其實都還沒打開來聽耶,而且,我多半只聽歌,幾乎不看畫面 (今天你信裡附歌曲,到現在我也只聽著組曲時看歌詞),不過 你既然先下手為強,把主唱惡評一番了,那他在我印象裡已大大扣分了,可以吧?

 

兩封信–都感覺你是這麼開心說著搖滾音樂—回到年輕小男孩的口氣

能一直都這麼開心,也是不錯的 ( 別像週一的信,似乎有一點點誰惹的火氣未消…) 哈!

sumika

 

* * *  * * *

精選1

Again by Archive (from Album )

Jobson給予主唱相貌惡評的指的是成立於1994年的英國搖滾樂團Archive樂團他的email付了這首非常美的曲子Again(「再度」, Album You all look the same to me)的連結這首被Jobson選入這週播放而後來被Sumika命名的第三支絲絨組曲That’s What The Wise Lady Said 組曲》。即後來的《尤克理斯王子復仇組曲That’s What The Wise Lady Said》。

 

廣告

3 Replies to “問詩 —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30封信) 8/06/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