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17封信) 1/06/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S的第17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201261 上午12:00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5/30午夜你發來信後,我隨後回給你兩封信,

第一封簡短幾句談我以前寫的詩(你很可能又沒收到),第二封寫了漏網之魚的信後,就是你今天回的信。

以前我雖用過雅虎信箱,但常出現亂碼,後來才改成現在的信箱。 

gmail的系統裡,同一主旨件名的信收發時都會被自動歸在同一信件匣,信件數目和收發信者一目瞭然。

若改了主旨件名,則另成一新信匣。

我曾經看你來信的件名出現太多的FWRe,回信時件名被我刪去幾個FW

這一改,結果變成另一組信(就是現在這組),到你今天回的,總共有四次信件往來,但卻無法歸回主旨標著「地下絲絨今何在?」的信件匣了。

像我回你的另一封,將主旨寫成「革命將至」,又是另一組,當然你沒針對那封信回我,所以至今只有一件。

我不確定你是否已收到,所以還沒重寄。

昨晚本來想把全部的信貼在同一組,然後問你是否收到5/30的兩封,才打算白天再發,你就回信來了。

我歸納出一個可能性:那些都是半夜發的信。 

所以gmail的信箱有較多信件寄丟的可能?我找看看回執的功能設定(雖不喜歡,但確是較好的做法)。

不然,就是寫信時同時告訴你,這封之前哪天又寄出了另一封? 

而且,遺失的可能性,已永遠被保證了這像是一種懲罰?我多年來有一個壞習慣就是信寫完卻不寄出。現在倒相反了!

抱歉,寫得很囉嗦。

  

你描述的越南,是這麼出乎一般所描繪和想像!幾筆就把各種感覺描寫的那麼鮮明(這也是我寫不出來的啊)

越南房子乾淨,也因為氣候的關係?藍色和黃色的房子,那不是顯得很有朝氣了?

你說的粉刷房子,讓我想起,以前看過法國的畫冊介紹非洲的土造屋,他們也是每年都大肆粉刷,而且同村莊、鄰居親朋彼此協力幫忙,一年一度的大事。

牆壁的壁畫裝飾,有地區性的差異,家家戶戶也不一樣,但都和生活的土地、人的交流密不可分。從現代感的幾何圖案到各種色面配置或圖騰,都美得配得上非洲的燦爛陽光。

我可以想像或領略你說的,住越南比台北舒服。種種層面來說台灣的沉淪已是好多年了。電視節目,平常我只看新聞和氣象而已,把時間留給其他更重要的事吧。

你會擔心跟不上流行?今天的熱潮,三個月後大部分都過時了。

我從國外回來時,有過這樣的焦慮,可是當用語腔調越來越道地後,我倒渴望一些距離,好區隔現下,保有些清醒。儘管我的心境是很入世的。

你有機會在越南看到很多老電影,真好。好電影是百看不厭的。

我有時間的話,也會趕場看影展新出的電影,我因常到市立圖書館借書,又能發現一般錄影帶店借不到的影片,所以也看DVD

像前陣子看一部波蘭導演賈基摩斯基的 『追火車日記』,就是部好片。

都要進入六月了,白天卻不太熱,深夜風從窗外吹進來,感覺陣陣沁心的涼意,跟你說,我昨晚竟是聽著你的音樂睡去的 

yes, i like to listen to your music so much. 一點都不會膩…thank you.

我想聽你說,那些你想告訴我、而我必不知道的一切。

 

這週的組曲編排,我更喜歡,也許是心境轉折?

反反覆覆地聽著每一首,包括每首音樂之間的留白,entract,日文則說是「間」(ma)

有些歌曲,單獨聽時,可能不見得那麼喜歡,但把它放到真正相得益彰的地方,歌曲本身的特性會更突顯。

想像著你在從眾多音樂裡抓準某些調性,那像是一組大型曲目的編曲過程。

但又感覺是你在唱,But, i even don’t know your voice. (Neither mine, right?)

等你告訴我這週曲子的故事時,它們是否已成我腦海裡必須耐心等待的回憶了?等你有空再回吧。

也請放心,你的音樂不會讓人想去自殺的,想自殺時已不會再去尋找音樂了。

而音樂,好的音樂,從來都只會讓人回到心靈處。

那首唱著And my friend…的歌聲,此刻正響起 

Sumika

 

* * *  * * *

 J的第13封信  201262 下午5:33  收件人:

J的第14封信   201262 下午9:21  收件人:S   

 

* * *  * * *

精選1

 Play to the World by Barclay James Harvest (from Album “Eyes of the Universe”, 1979)

Note: Play to the World is selected in Jobson’s VU Suite. After Jobson sent her a link of this song in an email, Sumika named it as “Play to the world Suite. (Cf. Master Jobson’s VU Suites: “Play to The World SuiteLumikuuro“)

信中提及歌詞And my friend…的歌曲是英國前衛搖滾團體Barclay James Harvest所唱的Play to the World,選入當週播放的絲絨組曲。在Jobson 6月2日來信告知BJH樂團及曲名連結youtube後,Sumika遂將組曲命名為《Play to the world組曲》。翌年,再添上副標題,成為以Lumikuuro(意為慌亂)為首的《Play to the world組曲—Lumikuuro組曲》。(參見【托住眾生的靈魂—組曲大師Jobson的絲絨組曲】單元介紹《Play to the world組曲—Lumikuuro》)

 

Photo from here: Les maisons peintes des Ndébélé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