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的第13-14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28/05/2012

S的第13-14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28/05/2012

瑪拉利卡三部曲 1 序曲 Overture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13封信 )2012年5月28日 上午3:02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噢,你真的週一一到就換音樂!能否請你把時間調成格林威治標準時?

 

天哪, 我還想問你前兩週的版本(有讓人想掉淚的)多首音樂…

 

Ephemeral life of 7 days? Or eternal remains on my mind?

 

我是該要像聽到電台忽然播出久遠、鍾愛的歌曲那樣,總是感謝你就好的。

 

可是這不同,是一組的編排,我這聽者接收時,它們在我心中自然形成一組概念或意象,當整組音樂才開始融入我當下的生活情境時,竟就是與它們告別的開始。

 

如果是一次性,也就認了,休戀逝水啊,

可是,在一次一次的反覆中知道,那終究是有限,你不可能擁有了,除非記憶過人,這時,就是一種考驗了!是要珍惜(當下),還是/ 然後永不眷戀?

 

我此刻的心情就是這樣。

 

你知道嗎,它們是那樣反覆陪伴我,在書寫工作的日與夜裡。

有些音樂讓人心情振奮,有時雖然也會干擾我  — 讓我聽得太入神,手邊工作都擱下(像現在),可是當播放回到第一首時,一個circle,會有很特別的感覺,尤其是深夜無人時。

 

雖然我自認為是 range 很大、吃東西絕不挑食的人,也很喜歡嘗鮮,但我能抱怨來不及嗎?我還想邊聽邊哼那首歌,然後跟你說,我上封信裡其實想問你的是:

 

How you learn not to hate so much…

 

也想告訴你,上週你選的第三首歌裡蘇格蘭風味的樂器演奏,讓我想念起我住過的布列塔尼半島、出生那裡的法國好友 。

而對我來說,這樣一首英文歌曲,比在Björk那首之後播的那首法文歌更接近法國了。

 

從來沒有過這樣聽音樂的感覺,就都怪是深夜的緣故吧。

 

你是出於怎樣的想像組合那些歌曲的呢?

不過,你放心,從第一首起,我就開始喜歡這週的音樂組曲,

就像喜歡每一個未知的明天那樣,在清新的早晨,迎接一切。

 

一個circle回來了,像忠誠的季節。醒來時,但願一切仍在,waiting for there…

 

Sumika

 

* * *  * * *

J的第10封信   2012年5月28日 下午12:29  收件人:S

* * *  * * *

 

地下絲絨今何在?  (S的第14封信)   2012年5月28日 下午3:34  收件人:J

親愛的Jobson,

 

剛收到你的信,又是出庭,又是越南台灣飛來飛去的,真是辛苦你了。

今天凌晨寫給你的信,你有沒有收到?因為有過前例,所以就再附於信末。

(還有先前提過其他二封信,但願你都已看到)

今天凌晨的心情,有一部份似乎也能呼應這首Belladonna…,謝謝你告知,我先回味,回頭再來聽我們彼此的詮釋。

 

人們是越來越貪婪了,只知道追逐浮華,變得無動於衷,欲求越多,越無法滿足,不安的情緒也就更氾濫,都跟資本主義的問題有很大的關係。

而台灣再自限於島嶼的眼界,就永遠目光如豆。

至於誠品,早已配不上它起家時的招牌。能繼續順利打官司,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越南,一直是我想去、始終沒機會去認識的亞洲國家 —

記得在巴黎時,那些中國餐館和越南語文…

但我其實只約略知道,遠的有漢唐以來的文化影響,近的法國殖民統治和越戰,和幾部越南的電影而已,是那麼近,卻又那麼遠的感覺。

(這封信跟凌晨的,調性完全不同。) 就先寫到這裡。

 

——————————-

親愛的J,

噢,你真的週一一到就換音樂!能否請你把時間調成格林威治標準時?

天哪, 我還想問你前兩週的版本(有讓人想掉淚的)多首音樂…

Ephemeral life of 7 days? Or eternal remains on my mind?

我是該要像聽到電台忽然播出久遠、鍾愛的歌曲那樣,總是感謝你就好的。

可是這不同,是一組的編排,我這聽者接收時,它們在我心中自然形成一組概念或意象, 當整組音樂才開始融入我當下的生活情境時,竟就是與它們告別的開始。

如果是一次性,也就認了,休戀逝水啊,

可是,在一次一次的反覆中知道,那終究是有限,你不可能擁有了,除非記憶過人,這時,就是一種考驗了!是要珍惜(當下),還是/ 然後永不眷戀?

我此刻的心情就是這樣。

 

你知道嗎,它們是那樣反覆陪伴我,在書寫工作的日與夜裡。

有些音樂讓人心情振奮,有時雖然也會干擾我  — 讓我聽得太入神,手邊工作都擱下(像現在),

可是當播放回到第一首時,一個circle,會有很特別的感覺,尤其是深夜無人時。

雖然我自認為是 range 很大、吃東西絕不挑食的人,也很喜歡嘗鮮, 但我能抱怨來不及嗎?我還想邊聽邊哼那首歌,然後跟你說,我上封信裡其實想問你的是:

How you learn not to hate so much…

也想告訴你,上週你選的第三首歌裡蘇格蘭風味的樂器演奏, 讓我想念起我住過的布列塔尼半島、出生那裡的法國好友。

而對我來說,這樣一首英文歌曲,比在Björk那首之後播的那首法文歌更接近法國了。

從來沒有過這樣聽音樂的感覺,就都怪是深夜的緣故吧。

你是出於怎樣的想像組合那些歌曲的呢?

不過,你放心,從第一首起,我就開始喜歡這週的音樂組曲, 就像喜歡每一個未知的明天那樣,在清新的早晨,迎接一切。

一個circle回來了,像忠誠的季節。醒來時,但願一切仍在,waiting for there…

Sumika

 

* * *  * * *

J的第11封信

收件人:S  2012年5月30日 上午1:27

* * *  * * *

 

精選1

Circle Of Life by Jon Anderson (& Alan Simon) from album “Excalibur II”, 2007.

Note: Circle of Life is selected by Jobson in this Belladonna Suite as 4th song.

the Björk’s song, mentioned in this letter, is “Play Dead“, selected by Jobson in the Belladonna Suite. The french song, a selected featured one for Sumika, is Les plaisirs faciles (Enfer En Promotion) (from album “Sève qui peut“, 1998).

The 3rd song of Belladonna Suite with its scotish folk instrument called her the feelings nostalgic about the past days in France. Later, Jobson would answer Sumika’s question about the title of the 3rd song.

 

 

 

6 Replies to “S的第13-14封信 地下絲絨今何在? 28/05/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